这个女所长调解纠纷有一套
发布日期:2019-11-08 08:22 信息来源:宣传处 责任编辑:宣传处 作  者:

身材不高、微胖,走路稳健利索,刚进宁陵县城关回族镇司法所的大门,顾不得拍掉裤腿上沾染的尘土,马伟华如数家珍地介绍起辖区情况:“城关镇共5个行政村、5个居委会……”

在这里当了20年司法所所长,辖区的每条路、每个胡同、哪块地里种的什么庄稼,她都非常清楚。“作为所长,要最大化地发挥自身维稳优势,确保基层党委政府全身心地发展经济。”对于马伟华来说,调解就是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。

诚心化解兄弟纠纷

“我得把他全家杀了,让他不能再和我争……”这是陶某给马伟华打电话咨询时说的一句话。马伟华放下电话,第一时间给村里打电话询问情况。

原来,陶某和自己大哥早有矛盾,现在宁陵县正在进行四湖湿地改造,因为一块空地,兄弟俩以命相争。时值夏季,马伟华顶着烈日给兄弟俩做思想工作。40摄氏度的高温,无论马伟华到谁家,兄弟俩都故意不开空调、不开电扇,他们都认为村委会和派出所都管不了的事儿,一个女司法所所长肯定也管不了。

马伟华丝毫不提天气热的事儿,认真听陶某讲事情原委,从上午8点到中午,已经50岁的她汗流浃背,其间没有喝过一口水,没有起身过一次。听完陶某讲述,她又来到陶某大哥家,认真听取陶某大哥的想法。也许是被她感动了,兄弟俩欣然接受了到司法所进行调解的建议。经过村里的共同努力,调解一直进行到次日凌晨1点,这场30多年的恩怨在司法所小小的方桌前被化解了。

隔门调解顺利搬迁

透过被推倒的一堵堵墙,马伟华指着远方一栋即将被拆迁的楼房说:“高某终于搬走了。”按照拆迁补偿文件,高某只能得到两套总面积228平方米的住房,但他非要三套总面积300多平方米的住房,不给就不搬家。

马伟华第一次来到高某家是宣传拆迁政策,当她第二次再去时,高某干脆不再开门。她站在门外面和高某谈了一个多小时。就这样,第三次、第四次……终于,高某同意让她进屋说话了。两个多月,马伟华到高某家跑了70余次,高某终于同意搬迁。

“无论当事人怎么对我,我都不会生气,因为我的目的是千方百计把案件调解好。”马伟华说,“每调解成功一个案件,我都非常欣慰,有时候忙到深夜回家,我还会做点饭犒劳一下自己。”

工作的时候,马伟华总会提一个包,“这里面装的有普法宣传资料,还有当事人给我的材料”。马伟华还有一个笔记本,有村民反映问题,她会第一时间记录下来,分类后逐个解决。

提包里带资料,用调解促安宁,靠普法提素质,20年来,马伟华靠着一人、一提包形成了“流动普法+调解矛盾”的工作模式。平均每年接待来访群众100余人次,调解纠纷200余件,受理来访电话1000多个。她踏遍辖区的每个角落,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,她的工作看似鸡毛蒜皮,却关系着社会大局稳定。